当前位置:主页 > 住在杭州 >

住在杭州

水幕电影发明者—法国国际水秀创始人专访

发布日期:2021-11-24 15:18   来源:未知   阅读:

  链接两大中心建设 上海深度布局金融科技,一个梦想和创造之父,一个精益求精的匠人,这样一个奇妙的组合使Dominique Formals 造就了他的水秀王国。

  Marie: 您今日在办公室接受我们的采访,对您来说,这里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吗?

  嗯…首先,因为办公室是我呆得最多的地方。我每天早上七八点左右就会在这,一直呆到晚上很晚。与家不同,家里有我的妻子、孩子。而这里是完全属于我一个人的空间。在这,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Marie: 听说您有两个非常大的爱好,一个是 《丁丁历险记》,一个是装饰艺术?

  没错,装饰艺术当然是其中一个,因为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早期的技艺确实是实无与伦比,我觉得已经有将近100年不曾出现与之相媲美的设计和家具风格了。

  而《丁丁历险记》代表了我的童年,因为我父母是学校的老师,所以规定家中不能看电视。当时孩子成长的条件不像现在那么优越,当有了《丁丁历险记》的时候,我们不只读一遍,十遍,百遍, 我们读无数遍。

  我出生于Colmard大道,一直住在斯特拉斯堡的Neudorf区直到22-23岁。小时候我就是在附近的Neufeild学校上的学。我很高兴因为我的父母都在这所学校里教书,所以我们每天早上跟父母亲一起出发,然后分开去各自的教室,到中午和晚上的时候,我们又能聚到一起。那时我总觉得,我有个不做事的妈妈。直到现在我才体会到,对于我母亲来说,要同时照顾四个孩子和一个像艺术家的丈夫,工作量是多么得大。在任何时候,人除了要懂得何时与如何汲取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懂得回馈。

  法国国际水秀的运营状况非常得好,大家都知道它。但现在我更多地是在试着将我所得到的回馈给社会。有很多东西是我父母给予我的,但还有很多是我的故乡阿里萨斯给我的,例如:我曾得到一笔区里的财政补助,来自Marcel Rudel。他给了我们30万法郎,这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资金,相当于现在的30万欧元(法郎取消前,欧元跟法郎的利率是1:6.5)。这让我们至少提前十年登上国际舞台,而原本没有这笔资助将是非常困难的。

  有一次,我去巴黎参加一场名为“Le Fêtard”的盛会。晚餐过后,我坐在扶手椅上小酌。坐在我隔壁的是一个胖胖的男子,我不知道他是谁,他对我说:“你是做水秀艺术的?我一直在想是否能将影像投影到水上。”我回答道:“是的,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水本身是透明的”。

  在那之后,我去找了斯特拉斯堡的消防员跟他们说:“我免费给你们办一场水秀,但作为交换,你们得让我用你们的技术,你们的人和你们水泵”。当时什么我都没有,过程如何就不说了,但我们成功(创造了水幕投影)。我们因此拿到了专利,这让此后的塞尔维亚世博会(1992),巴黎迪士尼乐园(1991),美国的海洋世界(1991)和环球影城(2012)为我们敞开了大门。

  事实上,我们是遵循市场的需求。在我和父亲一起打造的第一场在诺伊费尔德文化中心演出的水秀之后,这已经成为了一场独一无二的表演。我们接到了一个来自巴黎的电话,他们跟我们说:“我们看了你们昨晚的演出”,我当时就觉得这真的是命运啊,他们接着告诉我说:“我们想邀请你们与Bouglione马戏团一起做为期一年的巡演。” 他们说服了我们,我的母亲和三个姐妹留在家中,而父亲和我则买了一辆旅宿车,我们将装有水秀的喷射设备的拖车连着车子后面,于是我们开始了为期一年的马戏团表演之旅。我想说这真的是市场的需求将我拉入了水秀的事业中。

  那么,我会说:“坚信你的梦想”。作为一个年少的阿尔萨斯人,当时并没有什么能指引我跟我的水秀一起来摸索这个世界。但最终我成为了今天你们看到的我。澳门六合今晚现场直播